用户名: 密 码:
当前位置: 农村中国 > 乡村旅游网 > 泉溪镇 > 景点详情
详细信息

  华山旅游风景区,位于海拔970多米的括苍山脉状元峰之腰的泉溪镇白革村。村庄东南西三面环山,地貌造型独特,自然、人文资源极其丰富。它拥有万亩竹海,是浙江省惟一的世界珍稀树种南方红豆杉自然保护小区,也是康熙年间进士朱若功的故里。

  华山气候温和湿润,雨量充沛,四季分明,属亚热带委风气候,年平均气温在15℃左右。“仰止亭”相平一线等温分明,该线以上冬季积雪,农田每年只能种植一熟中稻,该线以下冬天无积雪,农田可种两熟双季稻,且日夜温差大。它早在1993年就被县政府列为县级风景名胜区,但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未启动风景旅游开发。

  风从村口的树林中穿过。叶落的声音,在这个古老的村落流传。

  红红翠翠,叠叠依依,浅浅深深……此处无花,却有叶的绚丽。我们站在红豆杉下。这是两株南方红豆杉,一雌一雄,树龄在千年左右,树身要两三人才能合围。它们在静默中彼此凝望,互相明察各自在岁月中的蜕变。华山城背古树群有44棵红豆杉,被列为浙江省红豆杉树种保护区。这里还有枫香、泡桐、蓝果、杉树、钩栗、乳源木莲等珍稀树种。古树树龄在400年以上的有100余棵,100年以上的有1000余棵,主要分布在城背、西塔地和大士岩。其中一种叫“钩栗”,是清朝进士朱若功在云南任职时带回来的树种,树质坚韧,肉色棕红,其果实如板栗。从地上拾起一张枫香的叶子,放在掌心轻轻揉搓,你能闻到一股清香。

  村口有残留的一截古城墙,其圆洞门上依稀有“白革秀丽”的字迹。在没有盘山公路之前,村人由始于山脚下的鹅卵石古道上山,这城门是进村的必经之路。城门右侧有一个小庙,是村人用于祈求风调雨顺、保佑家宅平安的。

  据记载,白革始为斯姓,后绝传于清朝咸丰。宋宝庆年间,有朱氏世祖道经白革,羡其山水秀丽,自丽水库川析而居之,至今已近800年。清朝光绪至民国年间,相继迁入金、吴、卢姓人家。从城门径直向前走十几米,便是朱氏宗祠。宗祠前有旗杆石,大门正上方有一块匾较为显眼,上书“唐贞观光禄大夫旨敕封许国公”等字样。推得厚重的大门进去,内有大戏台、正厅、厢房及后院。说起朱氏宗祠,村人的话题自然离不开朱若功。清康熙年间,该村朱姓族人朱若功38岁中进士,历任云南昆明和呈贡县令。朱若功上京会试是其胞兄陪同的,后其兄病故于北京。他“待四侄饮食、教诲便视同亲子”。有记载说,“康熙五十一年,猛虎为患,若功撰《驱虎文》,协同除虎。”在任期间,朱若功免田赋、废“五塘税”,兴修水利,捐俸建讲堂,续修县志,深受百姓爱戴。后辞官归老,著有《至性四书》、《积庆楼文集》、《诗集》等。站在朱氏宗祠前,抬头看村后的最高峰,那便是远近闻名的状元峰。历代村人中有上百名学子学业有成,这和村里历年来“重教成风”是分不开的。

  城背老茶厂是一幢造型别致的旧式建筑,外走廊是拱形的檐门,不知建于何时。其右侧长有八棵红豆杉。那里有秋风起了,落叶随风而落,地上是厚厚的金黄色落叶。“松鼠!!”有人惊呼。我在茂密的树枝间细细找寻,果真有松鼠机灵地在枝间溜上溜下。还有山雀在枝头吱吱喳喳地叫着,不懈地丈量着蓝果树、枫香树的高度。偶有一两只鸟惊飞而起,松鼠们便大惊失色。我欣喜地举起相机,镜头中一只小松鼠悄悄地探出头,它扬起前足,身上披着土地的颜色,一副警觉的样子,很快地它又窜上另一树梢。

  我喜欢在古林中漫步的那种随意。它让我想起一个故事:客居欧洲的作者于她的居地,每日可见一群人在小小的冰淇淋店外排着长队,为的就是买一客冰淇淋。作者于是也加入了长长的队伍,可是她吃到的冰淇淋却没有特别的滋味。作者终得以明白:排队的人意不在冰淇淋,而在于享受生活的那种闲适。而我要的也是那一种闲适和随意。镜头中一闪而过的小松鼠,鸟巢顶上的一枚浆果,树底下零散的草菇,这些都是我所想要的。

  不远处,就是建于五十年代的白革水库。也许我更喜欢湖这样的称谓。湖泊是大地的眼睛,是风景中最美、最有表情的姿容。岸边古树盘根错结的老根一直伸到水底下,那四周森林蓊郁的群山是湖的浓密的眉了。站在对岸,你可以看到整个云雾缭绕的村落。这时空中飘的,不知是湖水的水气还是山间的云雾。湖中倒映着村庄和群山,我倒转头看湖,发现湖就在山谷之上,衬着一层薄薄的天光。

上一页123下一页